牛人ng厕所

评分:
7.0 推荐

分类:剧情片 台湾 2018

主演:喜翔 安心亚 黄健玮 吴以涵 

导演:朱家麟 

更新:HD/2022-01-25

剧情简介

从越南嫁到台湾的阮氏碧花,丈夫蔡家宏是一个脾气暴躁却心地善良的布袋戏班主,他成立的「家宏布袋戏团」专职在庙会喜庆活动中演出,而他的师弟李文忠却对布袋戏的出路有一 详情
排序

牛人ng厕所播放地址

牛人ng厕所猜你喜欢

水浒传鲁智深、宋江的故事简介各两个

宋江,字公明 绰号:及时雨 呼保义 黑三郎 宋江是整部《水浒传》中第一号人物,作为文学形象,也是最丰满、最立体、最复杂、最有艺术魅力的一个人。 是农民起义军的领头人 在《水浒传》中,宋江原为山东郓城县一刀笔小吏,字公明,绰号.呼保义。面目黝黑,身材矮小,平素为人仗义,挥金如土,好结交朋友,以及时雨而天下闻名。因晁盖等黄泥冈劫生辰纲贩卖枣子之事事发,宋江把官军何清追捕的消息告知晁盖。及晁盖等上梁山后,遣刘唐送来书信(招文袋)及五十两黄金酬谢。不料,此信落入其妾阎婆惜之手。无奈,宋江怒杀阎婆惜,发配江州,与李逵等相识。却又因在浔阳楼题反诗而被判成死罪。幸得梁山好汉搭救,在刑场把宋江救上梁山,坐了副头领。后在攻打曾头市时,晁盖脸中毒箭而亡,遂坐上头把交椅。从此,梁山主题由聚义厅改为忠义堂,头目增长到了一百单八将,又相继打败童贯高俅以及天下八方节度使并活捉高太尉,梁山也发展到了鼎盛。日后,宋江率众为朝廷招安, 并北上抗辽大获全胜并迫使辽主投降, 随后又讨伐了王庆田虎不失一将(指108将)都取得了胜利,在唯独讨伐方腊起义军的过程中,梁山好汉死伤过半,虽最终生擒方腊, 但宋江本人却被所赐御酒毒死。 【性格】 宋江是《水浒传》里边名号最多的一个,宋江的绰号有四个。一出场就介绍了宋江的三个绰号,这三个绰号实际上就是介绍了宋江的三个性格特点:一个是黑宋江,因为他长得面黑,身体比较矮,这是就他的形体来讲的,并不是如林冲、关胜等人英武挺拔,也不如吴用、公孙胜等人那样温文尔雅文质彬彬,他长的其貌不扬。第二个是孝义黑三郎,讲的是他对待父母,讲究孝道,他的孝道贯穿到了他的思想当中,成为他思想的一个部分,并且是他的思想的一个很重要的支撑点;第三个是及时雨,讲的是他仗义疏财,扶危济困,这在后面他陆续和弟兄们交往中能够看得出来,在这一点上他做得到位。这三个绰号实际上重点介绍了宋江平时的为人和喜好,而且都是正常工作之外的表现,比如“爱习枪棒”、“ 挥金似土”、“ 排难解纷”、“ 扶人之困”等等,这些好处多都具有一些江湖上的感觉,在民间宋江是一个喜欢做好事、愿意做好事的热心人,无论是在家庭伦理上还是在社会关系中他以自己的作为赢得了大家普遍的认可。还有从“浔阳楼宋江吟反诗”可以看出宋江有谋略,又志向,不满足于现状。 【古代笔记中的宋江】 宋江:北宋末年著名农民起义首领。曾率为数不多的起义军“转略十郡”、“横行齐魏”、而“官军数万无敢与抗”,震撼了宋王朝的腐朽统治。元末明初著名小说家施耐庵,据此写成我国现实主义文学的杰作《水浒传》,流传甚广。在《水浒传》中,宋江被写成行侠仗义的“及时雨”和替天行道的“呼保义”,在民间很有影响。 宋代自赵匡胤开国以来,一直举行对外屈辱、专力防内的政策,政权、财权和兵权高度集于中央,封建压迫非常厉害。特别是北宋末年,由于推行上述政策,导致土地兼并十分剧烈,封建剥削也异常残酷。所以,虽然当时工商业比较发达,人民生活出路较广,社会矛盾仍然相当尖锐,农民起义次数很多。仁宗时代在西夏用兵之后,几十人到数百人的小规模农民起义更是多得不胜枚举。宋江正是在这样一种情势下举起义旗的。宋徽宗宣和元年(1119年)十二月,他聚集36个人,在京东东路所管辖的黄河以北地区起义,专打社会上的不平,杀富济贫,反抗北宋王朝的残酷统治,引起统治者的恐慌。起义发生不久,宋徽宗赵佶便诏令京东东路、京东西路提刑督捕之。但由于宋朝军队久不征战,缺乏训练,战斗力极差;又由于宋江“其才过人”,属下的36个人都是强悍猛勇之士,个个英雄,所以,这次征剿不仅没有消灭宋江起义军,反而使其威名远扬。在此后的一年多时间里,宋江没有像《水浒传》等文艺作品所描绘的那样,入据800里水泊梁山替天行道,而是“横行齐魏”,马不停蹄,千里转战于山东、河北一带。在数万官军的围追堵截中,攻城陷地,机动灵活地打击敌人,先后攻打、占领10多个州县。虽然人数不多,但却似一把钢刀,令统治者闻风色变,“官军莫敢撄其锋”,成为一支很有影响的农民起义队伍。 宣和二年(1120年)十二月,宋江率部攻打京西、河北等地州县。宣和三年初,转向南攻打沂州(今临沂),战斗打得十分艰苦,结果终因寡不敌众,被知州蒋园率兵击败。二月,起义军继续南下,攻打淮阳军(今江苏邳县西南),接着,占据楚州(今江苏淮安),进入海州(今江苏连云港西南)境内。在这些激烈的战斗中,宋江充分发挥了他的聪明才智和军事才能,指挥若定,谋略过人,战术灵活多变;同时,正如后来元代陈泰在《所安遗集·江南曲序》中所说的那样:“宋之为人,勇悍狂侠”。宋江作战也很勇敢,身先士卒,带头冲杀,打出了威风,令一些朝廷官吏也不得不承认其有勇有谋。就在同一月里,浙江农民起义首领方腊,也率义军连破处州、秀州(均属浙江),其攻势凌厉,使北宋王朝十分惊恐。为了瓦解、镇压这两股农民起义军,亳州知州侯蒙向宋徽宗上书,道:“宋江以三十六人,横行河朔、京东、官军数万,没有敢抵抗的,说明他必有超过常人的才能。不如赦过招降,让他率兵讨方腊以赎过,或许还能平定东南之乱。”宋徽宗对这个主意十分赞赏,立即下诏给刚刚以徽猷阁待制出任海州知州的张叔夜,令其设法招降宋江。 张叔夜到达海州后,起义军正准备攻城。宋江和起义军副将吴加亮等人,仔细分析了海州滨海的特点和城防情况,决定从海上突破,于是直取海滨,俘获了大型船只10余艘。然而这一切,都被张叔夜所派的侦探窥视到了。张叔夜连忙招募敢死队1千余人,在近城设伏;然后,再派出小股士卒赶往海滨诱战,同时将精兵埋伏在海边。双方开战后,伏兵蜂拥而上,举火烧毁了宋江的船只。宋江虽然率部勇猛拼杀,给敌人以重创,但见船只着火、退路已断,也不免有些慌乱。这时,张叔夜又乘势发动全面进攻,俘虏了吴加亮。宋江在重兵包围之下,痛感大势已去,不得已率部接受招降。 宋江投降后,其结局说法不一。有的说,他曾率部参与镇压方腊起义,取胜后,接受了宋朝廷武功大夫的诰敕,与36个最初发动起义的人分任诸路巡检使,不久,被宋朝廷用计杀害。更有的说,宋江根本就没参与镇压方腊起义,相反,在方腊起义被童贯镇压后,他又一次起兵反宋。宣和四年(1122年),起义最终被折可存率兵镇压,宋江也遇害身死。还有的说,他从来就没有接受过招安,等等。但有两点是肯定的,宋江从发动起义到最后失败,只有一年多一点时间;起义失败不久,他便死去了。 宋江死后,影响逐渐扩大。随着宋人话本、特别是《水浒传》的广泛流传,宋江和梁山英雄赢得了人们的尊敬与喜爱,一些文学作品里的描述,被作为史实来传颂着,至今,梁山周围还有不少这样流传下来的古迹,如,主峰上有“宋江寨”、“英雄井”、“黑风口”等,山下有“宋江马道”、“晒粮场”,郓城东南有“黄泥岗”,等等。表现了人们对起义英雄的深切怀念。 宋江在一百单八将中排名第一,为三十六天罡星之首的天魁星。 【历史上的宋江】 与《水浒传》中的一些杜撰出来的人物不同,历史上确有其人。很多史书、文人笔记里头都记录了关于宋江的一些零星记载。《宋史》上记载宋徽宗宣和三年(1122年),“淮南盗宋江等犯淮阳军,遣将讨捕,又犯京东(今山东),江北,入楚海州界,命知州张叔夜招降之”。《东都事略》中也提到一名为候蒙的官员,曾向皇帝上书建议“宋江寇京东,蒙上书,言宋江以三十六人横行齐魏,官军数万,无敢抗者,不若赦江,使讨方腊以自赎,或足以平东南之乱”。 历史上也确有宋江起义,《宋史》中有明确的记载。通过宋《宋史》的记载可知,宋江起义的时间在宣和元年到宣和三年。起义主要涉及的地域在太行山及山东及江苏北部一带,“横行河朔,转略十郡”。起义的首领是宋江。起义具有流寇性质,不一定有固定的根据地。起义的结局是严重受挫后投降。起义的规模虽然不太大,但战斗力特别强,“官军数万不敢撄其锋”。起义的影 响不算小,起义的中心区域梁山泊,距东京汴梁仅百公里左右,严重威胁着京城的安全。起义所涉及的地区,在北宋江是比较发达的。梁山泊在宣和年间是广济河中部的个湖泊,而广济河上游就是从北宋的都城汴梁城中流出,广济河又是京东重要的漕运通道,占据广济河中间的梁山泊,对于北宋朝廷的政治、经济、军事威肋可想而知。宋江起义的故事在宋史上能够记上一笔,在民间广为流传,足以说明它的影响。[编辑本段]二、《水浒传》与宋江有关的章回 ●第十八回 美髯公智稳插翅虎 宋公明私放晁天王 ●第二十一回 虔婆醉打唐牛儿 宋江怒杀阎婆惜 ●第二十二回 阎婆大闹郓城县 朱仝义释宋公明 ●第三十二回 武行者醉打孔亮 锦毛虎义释宋江 ●第三十三回 宋江夜看小鳌山 花荣大闹清风寨 ●第三十六回 梁山泊吴用举戴宗 揭阳岭宋江逢李俊 ●第三十七回 没遮拦追赶及时雨 船火儿大闹浔阳江 ●第三十九回 浔阳楼宋江吟反诗 梁山泊戴宗传假信 ●第四十一回 宋江智取无为军 张顺活捉黄文炳 ●第四十二回 还道村受三卷天书 宋公明遇九天玄女 ●第四十七回 扑天雕双修生死书 宋公明一打祝家庄 ●第四十八回 一丈青单捉王矮虎 宋公明二打祝家庄 ●第五十回 吴学究双掌连环计 宋公明三打祝家庄 ●第五十七回 徐宁教使钩镰枪 宋江大破连环马 ●第五十九回 吴用赚金铃吊挂 宋江闹西岳华山 ●第六十三回 宋江兵打北京城 关胜议取梁山泊 ●第六十四回 呼延灼月夜赚关胜 宋公明雪天擒索超 ●第六十七回 宋江赏马步三军 关胜降水火二将 ●第六十八回 宋公明夜打曾头市 卢俊义活捉史文恭 ●第六十九回 东平府误陷九纹龙 宋公明义释双枪将 ●第七十回 没羽箭飞石打英雄 宋公明弃粮擒壮士 ●第七十六回 吴加亮布四头五方旗 宋公明排九宫八卦阵 ●第七十七回 梁山泊十面埋伏 宋公明两赢童贯 ●第七十八回 十节度议取梁山泊 宋公明一败高太尉 ●第七十九回 刘唐放火烧战船 宋江两败高太尉 ●第八十回 张顺凿漏海鳅船 宋江三败高太尉 ●第八十二回 梁山泊分金大买市 宋公明全伙受招安 ●第八十三回 宋公明奉诏破大辽 陈桥驿滴泪斩小卒 ●第八十四回 宋公明兵打蓟州城 卢俊义大战玉田县 ●第八十五回 宋公明夜渡益津关 吴学究智取文安县 ●第八十六回 宋公明大战独鹿山 卢俊义兵陷青石峪 ●第八十七回 宋公明大战幽州 呼延灼力擒番将 ●第八十八回 颜统军阵列混天象 宋公明梦授玄女法 ●第八十九回 宋公明破阵成功 宿太尉颁恩降诏 ●第九十回 五台山宋江参禅 双林镇燕青遇故 ●第九十一回 宋公明兵渡黄河 卢俊义赚城黑夜 ●第九十三回 李逵梦闹天池 宋江兵分两路 ●第九十五回 宋公明忠感后土 乔道清术败宋兵 ●第一百回 张清琼英双建功 陈[]宋江同奏捷 ●第一百五回 宋公明避暑冶军兵 乔道清回风烧贼寇 ●第一百七回 宋江大胜纪山军 朱武打破六花阵 ●第一百九回 王庆渡口被捉 宋江剿寇成功 ●第一百十回 燕青秋林渡射雁 宋江东京城献俘 ●第一百十一回 张顺夜伏金山寺 宋江智取润州城 ●第一百十二回 卢俊义分兵宣州道 宋公明大战毗陵郡 ●第一百十三回 混江龙太湖小结义 宋公明苏州大会垓 ●第一百十四回 宁海军宋江吊丧 涌金门张顺归神 ●第一百十五回 张顺魂捉方天定 宋江智取宁海军 ●第一百十六回 卢俊义分兵歙州道 宋公明大战乌龙岭 ●第一百十七回 睦州城箭射邓元觉 乌龙岭神助宋公明 ●第一百十八回 卢俊义大战昱岭关 宋公明智取清溪洞 ●第一百十九回 鲁智深浙江坐化 宋公明衣锦还乡 ●第一百二十回 宋公明神聚蓼儿洼 徽宗帝梦游梁山泊 另有金胜叹批评本,仅七十一回,仅前部相符. 【宋江词作一首】 《念奴桥》 天南地北。问乾坤何处,可容狂客。借得山东烟水寨,来买凤城春色。翠袖围香,鲛绡笼玉,一笑千金值。神仙体态,薄幸如何销得。 回想芦叶滩头,蓼花汀畔,皓月空凝碧。六六雁行连八九,只待金鸡消息。义胆包天,忠肝盖地,四海无人识。闲愁万种,醉乡一夜头白。 后来被逼上梁山



求09年5月号≮花火≯的文章一篇

初秋十月冷风,寒蝉凄切,对长亭晚。冷风擦在脸上似刀割一般,似乎预示着冬日的冰冷与悲哀。我站在城墙之上,目中尽是萧索。这世间的欢场,哪怕与我半分又有多好。齐良安站在我身后,我能感觉他目中带的悲愤,狠吧,我本来就不是什么贞洁烈女的。齐良安的手,环住我的腰,声音悲凉:“阮荷,跟我走吧,纵使你宠冠后宫,他又能给你几许幸福,他已是西山日落,你却如午时骄阳,他给不了你幸福的。”我挣开齐良安的手,目中带着决绝,却又含了泪水,心也在微微的疼,我以为我发下誓言的那一刻心已死了,到如今却又为良安动了恻隐:良安,幸福,你我又懂多少,你齐家手握三军,不畏皇权,可我不同,阮家的一切都要靠我一个女子夺来。怪就怪,我们承诺的太早,实现的太晚。我转身离开,不敢去看他的眼,衰败的目中他依然笑道洒脱:“阮荷,我齐良安发誓这一生为你不再娶妻。”我看着他狂奔而下的背影,条条血迹,良安,我怎不知道你对我的爱,可这爱与你与我都太过沉重。冷风之中,我听着良安呼啸而去,阮荷你等我,等我凯旋,我定娶你为妻。冷风之中,我跪落在地,耳边尖利刺耳,定佳八年,封阮氏女阮荷为静妃,赏金珠十箱,绸缎百匹,钦此。苍老的手抚在我的臂上:“静妃娘娘,日后阮家定会因您飞黄腾达。”他苍白的脸下,我笑的淡然,我已不再是个孩子,我明白,我的妥协能给日渐没落的阮家带来什么。定佳八年十二月,窗外零星的飘起了雪,我对着菱花镜着红妆,嫣红的薄沙,金丝的绣纹。我苦苦的笑,明日我在不是阮府的人,这身红妆也再不是我的。大红的喜帕盖在头上,泪已连绵不断的垂下。丫头碧落的手抚在肩上,消瘦薄凉:“小姐想哭便哭吧。”哭,又有什么用,我扯下喜帕,红妆已污:“把这个送去给良安。”碧落接过喜帕,目中带着种漠然。我看着她远走,碧落你跟了我七年,我又怎能不知道你也爱着齐良安。红墙之内我又会是怎样的人生,娘脱下手中的玉镯:“荷儿,你是庶出,你要让阮家人知道,你也能凤舞九天。带给阮家无上的荣华。”我浅笑:“娘,你明知道,宫内腥风血雨,圣颜我恐怕一生都见不到。”在娘错愕的目光下,我转身下了花车,已不是阮家人,我又何惧那并非亲生的母亲。耳边是尖锐的浅声:“娘娘,小的领您去镜花阁。”镜花水月空与恨, 滴水镜碎留相思。镜花阁,我与这宫中的一切是否就是镜中花,水中月。镜花阁内,浅淡冰冷,分到我身边的婢女叫雪珂,入宫已有八年。我沐浴的时候雪珂说:“娘娘,您入宫之前,这镜花阁已经有十年没住过人,您被册封为妃,万岁爷才派人把它清扫出来。”我撩拨着花瓣,声音浅缓:“这也算一种宠幸么?”雪珂搅着盆中的水:“娘娘,这后宫的一切就像这盆水,争奇斗艳,无风也要起三尺浪花。这算不得宠幸,但也非就是凑巧。”我仰头看了一眼雪珂:“雪珂你多大了。”“回娘娘,明年便十八了。”“快要离宫了吧?”雪珂浅笑:“娘娘说笑了,宫女要三十岁以后才能离宫。奴婢还要等上十二年。”十二年,一个女子又能有多少个十二年。我亦是如此。入宫的日子淡薄平静,我每日只是绣花亦或者看着窗外,圣颜我从未见过,却得到赏赐无数,宫内人都说,当今静妃恩宠冠绝后宫,可谁又知道我至今未见圣颜。“静妃娘娘,月贵妃有请。”门口突然传来太监尖锐的声音。我还没反应过来,那人已经走远,雪珂看着那身影到:“还以为自己是谁,要不是月贵妃,他不过是条狗。”“你气什么。”我起身对镜插起了玉步摇。雪珂走到我身后接过步摇道:“我是替娘娘生气,他不过是个奴才也敢给您脸色看。”我看着镜中的巧手,不觉笑道:“你这梳头的手艺越发的好了。”雪珂为我配了步摇道:“娘娘,这宫中容不下好心的,你越不在乎这些,那些奴才就会爬到您头上,到时候即使皇上宠幸您,那些奴才也会嚼舌头的。”我拉住雪珂的手笑道:“我知道,只有你对我好。”我带着雪珂与镜花阁另两位小宫女走去玥宣宫的路上,四周白白的一片,似要把这一众红墙掩盖其中。雪珂一身淡妆,淡静的脸上挂着一丝凝重,我拍了拍她的肩笑道:“不知道还以为这这是要去受死,哪里相去见贵妃娘娘。”雪珂踱到我身边浅声到:“娘娘,您万要小心。”入宫后我第一次见到雪珂如此凝重,不觉也严肃了起来,在这众多女人的后宫之中,能掀起三尺浪花的无非争宠二字。我以为只要我安分守己便可以平安度日,皇帝的恩宠对我来说或许就是推向悬崖的那双手。“雪珂姑娘。”凝神间,我听到有人叫雪珂的名字,转头望去,一个小太监躲在假山冲雪珂招手。雪珂凑过去,听了那人几句话,回来后面色苍白,久久未言一语。走到玥宣宫的时候,雪珂一把拉住我:“娘娘,您还是别去了。”“为什么?”雪珂俯在我耳边道:“今天早上皇上已经秘密出宫,前日外臣献上的明珠玉月贵妃求了许久,皇上还是把它赐给了您,如今皇上出宫,月贵妃找上您,绝不简单。”我浅浅一笑:“你觉得我若不去她便能放过我么?”雪珂语塞。我浅浅一笑:“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玥宣宫外,我与雪珂站在门外,茫茫大雪下了许久,盖住了满目的苍凉,良安此时的你可是和我一样站在这雪中共享一片天蓝。雪珂看着我低头不语。许久才道:“娘娘已经一个时辰了。”我看着玥宣宫紧闭的宫,笑道:“等。”在阮家十七年,这个字我学的精湛。又是一个时辰,雪越下越大,兔毛的围领簇着一瘫雪水,我仍没等到那紧闭的宫门内,那宠冠后宫女子的半分寒暄。鹅毛大雪化为一丝丝雪水聚在头上又凝成冰,我终于看到那宫门开启,转而的是虚伪笑颜:“妹妹,你怎么等在这呀,看我糊涂的跟这帮奴才说,不让闲杂人等打扰我,妹妹怎么会是闲杂人等。”说罢,尖利的手狠狠地抽在雪珂脸上:“娘娘不懂规矩,你也不懂么?”转而笑着拉我进宫。华美的宫殿内,小太监趴在地上,一身的血,见我不解,月贵妃道:“这宫内尽是些嚼舌头的奴才。小齐子,拉出去。”是刚刚为雪珂报信的小太监,如今一被打的只剩半条命,雪珂看着他目中毫无惊异,脸上火红的五指印,却还带着半分笑颜。“妹妹刚进宫,便宠惯后宫,真是让姐姐羡慕。你看着你这脸都这般精巧。”我看出她眸中的嫉妒。母亲还在时,大娘也这般看过母亲,转而是狠狠地一个嘴巴:“你这般样子,就是迷惑老爷的狐狸精。”“娘娘真是折煞臣妾了。”我怯懦的低头。月萱笑道:“我十六岁进宫,如今已有二十多年了,你想什么我都明白,所以别在我面前耍心眼子。”“臣妾不敢。”月萱的手禁锢着我的下巴,我不得不逼视她,她的目中带着恨意:“你有什么不敢,妹妹,记住我灭你阮家,就如碾死一只蚂蚁。”温雅的笑容在那脸上,平和自然,带着暖意,却透着阴冷。“奴婢明白。”在她面前,我不配臣妾二字。“儿臣拜见母妃。”青衣少年走进屋内,一脸的霜雪,月萱见他笑道:“麟儿怎么弄这么一身雪?。”少年英挺,俊秀的面上似霜花飞雪,与人一片凉爽却又挂着冷色:“孩儿与齐师傅练武去了。”月萱看着少年笑道:“你日后别学这些,母妃生你并非上阵杀敌的。你要明白。”说罢含笑的看了我一眼。那少年却不理会转头看我:“她是谁?”月萱笑道:“不得无礼,这是静妃娘娘。”“静妃娘娘……”他念了一句看我冷笑道:“父王就是为她每夜在镜花阁外吹箫?”听到他的话我心一惊,入宫许久,我只听每夜有寂寥的笛声,小时候便有梦,日后若有爱我的男子定要吹笛引我入眠。离开的时候月萱说:“你在这后宫也无亲人,我叫你一声妹妹,你唤我一声姐姐,我们也算是贴己的了,你如今在圣上心头,佩良的日后也需要你去美言。”我点头,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低头一霎,我望见了那熟悉的黑靴,再抬头,齐良安目带错愕,终究还是唤了我一声娘娘。少年与我一同离开,擦身而过时他的声音浅淡:“记住,我叫龙佩良。”那夜许久未有笛声,我坐在窗前,冷风袭袭,雪珂站在我身后道:“娘娘,不要等了,今夜皇上不再宫内,不会吹笛的。”我回头笑道:“你早知吹笛的是圣上!”雪珂不语,许久才与我道:“是奴婢早就知道。”“那为何不告诉我?”我回过头,雪珂脸上的印记已被胭脂掩下不少,却还能看出紫红。“我告诉娘娘与不告诉娘娘又有何区别,娘娘终究不能做什么?”“你又怎知我不会做什么?”我回头冲着雪珂冷笑,雪珂,你这般年纪便有如此居心,你是为我还是为你自己。雪珂笑了笑:“既然娘娘又自己的打算,雪珂便不再扰乱娘娘的事。”雪珂话毕,而那箫声已随话尾而来,我抬头看去,小小孤亭内,只有一灯二人,苍茫月色下,我终还是看不清那是吹笛那个。奔出镜花阁,我向小亭跑去,阴冷的风吹着我淡薄的身体,直到我看到他,那温文尔雅的面容,那箫声还带着继续哀凉。“臣妾阮荷,叩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我跪在地上,霜雪打湿单衣。箫声住毕,他抬头看我,并非想象中那般苍老,反而像是正值英年,透着锐气:“起来吧。”我站起身,他走到我跟前:“这么大了,还是那般不懂得心疼自己。”说罢脱下自己的大毫披在我身上。那一瞬我的心像是化了一般,我抬头看那男子,他冲我宠溺的笑:“丫头,天冷,回去吧。”他拥着我在茫茫雪夜走回镜花阁,脚踩在雪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像一首奇妙的曲子。雪珂等在门口,看到我浅浅一笑。跪迎圣上入阁。那夜他留在了镜花阁,只有我与他,他坐在榻上看着我入睡一遍一遍的叫我丫头,仿佛他生命中有过一个与我一样的女子。他三日未早朝,守在伤风的我的床前,不离不弃,自出生便没有人如此关怀过我,就连齐良安也未曾有过。“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久久我终于问出那句话,彼时的他端着粥碗坐在我窗前一脸的平静。“你不同?”“为何不同,我也不过是圣上后宫中的一个。”他冲我笑:“你与他们不同。”说罢递来粥,喂我一口口的吃下,吃着粥我的眼泪止不住的留下,终究哭的一塌糊涂,我并不知我自己为何要哭,只是止不住的眼泪。他擦着我的眼泪道:“哭什么?丫头,你没有的,朕都会给你的。”我没有的,阮荷自出生便什么都没有,你能给我什么,你有你的怏怏后宫,我本有我的齐良安。定佳九年八月,漠北将军齐良安退敌有功,特赐黄金万辆,封齐夫人为一品诰命。良安,你说过,这一生为我阮荷再不娶妻,如今却有了诰命夫人,若我记得不错,你那夫人名为阮碧落,那还是我为她起的名字,红巾送去,碧落在未归来。他看着站在窗前的我,并未打扰,自己坐在椅子上,转而吹起了那首错别,你常夜中吹的。我回过头,他冲我笑,目中带着暖意,他每每给我众多,却不解我心。与他我不过强颜欢笑。小亭边,他独自饮酒与我说:“丫头,你还记得那年在这荷花塘,你说你儿时掉下堂里,无人救你,你母亲把你救上便再无气息。”那时我不过七岁,小小年纪在水中呼救,终究还是亲生的母亲,舍命跳进湖,救上我便再无气息,我终究忘不了那日,她苍白面容下的解脱,她不必在苟延残喘的活着。这一切在我心中埋藏深刻,我何时与他说过,还是站在这里。母亲在的时候常说,这世上并非有真正爱你之人,一切的甜言蜜语,不过砒霜毒药,吃进去便再无活路。而我与他是否就是砒霜毒药。那夜他与我坐在窗前,看着纷纷扬扬的霜雪,他说他这一生都没看过如此美的雪景。月萱怒道:“乱说什么。吹笛的不是你父王。”少年冷笑:“母妃又何苦骗自己,这事情宫内已人尽皆知。”“你……”月萱伸起手终究还是没有打下。我抬头看他,漆黑的眸中带着几分薄凉又有几许情愫,似是与我又似是与别的。离开的时候月萱说:“你在这后宫也无亲人,我叫你一声妹妹,你唤我一声姐姐,我们也算是贴己的了,你如今在圣上心头,佩良的日后也需要你去美言。”我点头,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低头一霎,我望见了那熟悉的黑靴,再抬头,齐良安目带错愕,终究还是唤了我一声娘娘。少年与我一同离开,擦身而过时他的声音浅淡:“记住,我叫龙佩良。”那夜许久未有笛声,我坐在窗前,冷风袭袭,雪珂站在我身后道:“娘娘,不要等了,今夜皇上不再宫内,不会吹笛的。”我回头笑道:“你早知吹笛的是圣上!”雪珂不语,许久才与我道:“是奴婢早就知道。”“那为何不告诉我?”我回过头,雪珂脸上的印记已被胭脂掩下不少,却还能看出紫红。“我告诉娘娘与不告诉娘娘又有何区别,娘娘终究不能做什么?”“你又怎知我不会做什么?”我回头冲着雪珂冷笑,雪珂,你这般年纪便有如此居心,你是为我还是为你自己。雪珂笑了笑:“既然娘娘又自己的打算,雪珂便不再扰乱娘娘的事。”雪珂话毕,而那箫声已随话尾而来,我抬头看去,小小孤亭内,只有一灯二人,苍茫月色下,我终还是看不清那是吹笛那个。奔出镜花阁,我向小亭跑去,阴冷的风吹着我淡薄的身体,直到我看到他,那温文尔雅的面容,那箫声还带着继续哀凉。“臣妾阮荷,叩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我跪在地上,霜雪打湿单衣。箫声住毕,他抬头看我,并非想象中那般苍老,反而像是正值英年,透着锐气:“起来吧。”我站起身,他走到我跟前:“这么大了,还是那般不懂得心疼自己。”说罢脱下自己的大毫披在我身上。那一瞬我的心像是化了一般,我抬头看那男子,他冲我宠溺的笑:“丫头,天冷,回去吧。”他拥着我在茫茫雪夜走回镜花阁,脚踩在雪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像一首奇妙的曲子。雪珂等在门口,看到我浅浅一笑。跪迎圣上入阁。那夜他留在了镜花阁,只有我与他,他坐在榻上看着我入睡一遍一遍的叫我丫头,仿佛他生命中有过一个与我一样的女子。他三日未早朝,守在伤风的我的床前,不离不弃,自出生便没有人如此关怀过我,就连齐良安也未曾有过。“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久久我终于问出那句话,彼时的他端着粥碗坐在我窗前一脸的平静。“你不同?”“为何不同,我也不过是圣上后宫中的一个。”他冲我笑:“你与他们不同。”说罢递来粥,喂我一口口的吃下,吃着粥我的眼泪止不住的留下,终究哭的一塌糊涂,我并不知我自己为何要哭,只是止不住的眼泪。他擦着我的眼泪道:“哭什么?丫头,你没有的,朕都会给你的。”我没有的,阮荷自出生便什么都没有,你能给我什么,你有你的怏怏后宫,我本有我的齐良安。定佳九年八月,漠北将军齐良安退敌有功,特赐黄金万辆,封齐夫人为一品诰命。良安,你说过,这一生为我阮荷再不娶妻,如今却有了诰命夫人,若我记得不错,你那夫人名为阮碧落,那还是我为她起的名字,红巾送去,碧落在未归来。他看着站在窗前的我,并未打扰,自己坐在椅子上,转而吹起了那首错别,你常夜中吹的。我回过头,他冲我笑,目中带着暖意,他每每给我众多,却不解我心。与他我不过强颜欢笑。小亭边,他独自饮酒与我说:“丫头,你还记得那年在这荷花塘,你说你儿时掉下堂里,无人救你,你母亲把你救上便再无气息。”那时我不过七岁,小小年纪在水中呼救,终究还是亲生的母亲,舍命跳进湖,救上我便再无气息,我终究忘不了那日,她苍白面容下的解脱,她不必在苟延残喘的活着。这一切在我心中埋藏深刻,我何时与他说过,还是站在这里。母亲在的时候常说,这世上并非有真正爱你之人,一切的甜言蜜语,不过砒霜毒药,吃进去便再无活路。而我与他是否就是砒霜毒药。那夜他与我坐在窗前,看着纷纷扬扬的霜雪,他说他这一生都没看过如此美的雪景。我在他怀中目光冷瑟,终究不是我要的那般温暖。靠在木桶中,我闭目沉思,这宫内比我想象的还要复杂,而雪珂更非常人,她懂得为我支配一切,只为她并不光明的前程。“娘娘,皇上这般痴恋您终究不是常事,您要懂得为日后着想。”我抬头看去,绢花面下,她笑得甜美:“什么意思?”雪珂笑道:“娘娘懂得主动接近皇上又怎能不明白奴婢的意思。”我淡淡一笑:“你若想说什么便说吧,我不会责怪你的。”雪珂放下木勺道:“奴婢的话娘娘只当听听便罢了,并不用放在心上,皇上自十年前病重,如今仍恶疾缠身,近日更身体薄弱,秘密道宫外求解良方,奴婢不知为何皇上要册娘娘为妃,但这其中必然有道不明的事端,如今宫内看似平和似水,内里却是波涛汹涌,个个皇子夺位之心已昭然若揭。皇上死后,娘娘在得宠也不过是冷宫的太妃,终究不会成事,如今这等局面,娘娘应找个适合的靠山,日后才有希望。”“你可有好的人选?”“大皇子,龙佩轩。”真的是他,雪珂,你曾不止一夜梦中喊那男的名讳,那便是你的霜毒,龙佩轩到底是怎样一个男子,要你如此精明的女子为其卖命。我对镜贴红妆,梅花艳丽却总也是哪薄凉,窗外是纷纷扬扬的大雪,带着晶莹却晶莹的迷茫:“深院静。尘暗曲房凄冷。黄叶满阶风不定。无端吹酒醒。 露湿小园幽径。悄悄啼姑相应。半被余熏残烛影。夜长人独冷。”“半被余熏残烛影。夜长人独冷。你心中原本这般寂寥。”那声音我认得,记住我叫龙佩良。回头看去,他目中带着嬉闹,我暗自松气,幸好未说别的。“你是何时进来的?”龙佩良浅笑,一把拉住我的手抱我在怀里:“我何时进来的又有什么重要,重要的是你今夜断不会独冷了。”说罢,红唇覆上,微凉中带着一丝水润,我与他便如此缠绵起来,过了许久,他重重的推开我,唇边带着一丝血迹,不怒却笑道:“你咬我……”“又如何?”我看着他,并不怕什么。我若怕断不会咬下去。他擦净唇边的血,一双目中带着些许爱怜,过了许久才道:“终究会有一天,你会在我怀中的,记住,阮荷,你的日后在我手中。”见他离开,那斯慌乱袭入心头,我跌坐在地上,柔软的地毯也隔不开冬日的阴凉,我是他的女人,凭什么?可心却为那薄薄的红唇迷惑,我终究是为尝过情爱的女子,可我明白,我对龙佩良来说不过是争权夺位的一步棋。一步走错满盘皆输。那夜圣上又来了,拉我坐到窗边,连日的政事聚在眉间,浓重的一个川字,我抚上那川眉问道:“累么?”他对我的宠爱已然不仅仅是宠爱,我要的他从未拒绝过。我喜欢的他纵使费劲心力也要为我得来。我喜欢梅,他亲自寻百颗种于我窗前,更是下旨册我娘亲为诰命。如今与他我已有情愫,自小这些都是我梦想中的,不同的只是男子再不是英年不得与我共白头。他摇头有笑道:“不累,有你便不累。”他拉着我的手,硕大的手掌传这丝丝温暖,脸色却苍白无力。“阮荷,你可恨朕?”“臣妾不敢。”我忙跪在地上。他拉起我苦笑道:“你该恨朕,若不是朕,你与齐良安本是良缘。”我抬起头,原来你什么都知道不过与我几分颜面:“臣妾与齐良安已无瓜葛,如今的阮荷,是圣上的静妃。”他轻轻抬起我的下巴,迎上那双珀色的双眸:“这十年,你学的原本比朕想的聪明。我本以为那还是那倔强的孩子,只懂得蹲在角落哭的。”“皇上,您说的不是阮荷。”圣上摸着我的头,笑道:“是你,你这双眼睛朕忘不掉,是你在朕绝望之时,递给朕一碗水,整整守了朕三天。”三天,我与圣上,这一切都太过荒唐。圣上看我皱眉笑道:“你可记得,十年前,你入宫祈福之事。十年前,也在这镜花阁,你不过七岁。”终究低不过好奇,午夜时拉着一同祈福的少年从后门跑进屋内。那屋子很黑,只有一个案子,还有一张床,床上躺着一个人。案子上进贡着观音,我走上前拿了一块糕点。只听嘶哑的声音叫着水,那女孩当下就吓得跑了出去。我本也害怕要跑,却还是忍不住好奇上前张望,黑暗中,我听到那唇轻轻要水的声音,浅淡,仿若只剩下一口气。那时我刚刚丧母,总觉生命太过易碎,便娶了案上的水,一点点喂进那人嘴中。当夜,他便有了些知觉,懂得要吃的。我从按上拿了块软糯的桂花糕一点点的喂给他。就此,我每夜都悄悄地去,只当是为已死的娘亲积德,后来屋内没了吃的,我便把我们吃的残羹剩饭拿来,黑夜中他也什么都不说,全都吃下。又一夜,因为偷饭,我被太监毒打,躲在角落里哭,他勉强坐起,沙哑的问我为何要哭,我擦净眼泪,知道与他说无用,便什么也没说。七天后,我还跪着,有人来看他,那高贵的女子,面色清冷,从我们身边走过留下浓重一抹熏香。齐家小姐告诉我,那是齐贵妃,她还要叫上一声姑妈,女子出来时面色阴暗,嘱咐身边太监几句便离开。当夜我再去,他已能起身,黑暗中,我看不清他的脸,却能感到他依然虚弱。那夜,他问了我许多,七岁的孩子便也毫无保留的全告诉了他。当夜他推开北面的菱花窗,指着不远处的荷塘与我说,那里夏日满堂荷花美的触目。我只与他说,阮荷这一声在不会喜欢荷花,并辗转告诉他母亲因何而死。记得最后一次与他说话,他说,你记得,你的不到的,我都会给你。他的手轻轻附在我的肩头,声音轻巧:“可记起来了?”“你是……。”我语无伦次在不知道说些什么好。“朕便是这镜花阁中你照顾了半月的人,朕记得那时你长哭却不肯告诉朕为何,后来朕知道,你为了给朕偷吃的,被太监毒打。”他怜惜的看着我,目中挂满柔情。我已然不知道该如何,七岁,那段时光早以被遗忘,他却还记得,那个可怜无人理睬的病人原是他,我只当他是个落魄的罪人,有口吃的便能活命。“朕说过,你得不到的,朕都会给你,这镜花阁朕封了十年,只为等你再来。”“所以圣上册我为妃,给我万般宠爱?”我目中挂了泪,人这一生往往有许多自己都想不到的奇遇。他淡淡一笑:“朕知你与齐良安一段姻缘,但你是庶出,嫁与他也不可能幸福,所以朕册封你为妃,给你万般宠爱,若朕先离开,也为你铺好后路。”“后路……。”入了这深宫我又有何后路。他拉着我的手,越发的无力起来:“当年,朕病重,齐妃以此逼宫谋反,若不是你,朕早已等不到月萱佣兵来救。”当年齐妃谋反之事牵连重大,圣上为此杀人无数,与齐家有半分牵连的都满门抄斩,独独与齐家是姻亲的阮家逃过一节。我终明白,那一劫为的是十年后的今日。“为何要告诉我这些?”我哭着问他,眼泪在止不住。他冲我笑道:“朕时日无多了,总不想死的不明不白。告诉你便了却一桩心事。”他抱我在怀里:“十年,朕想过拿你当孩子一般疼爱,给你这世间你想得到却得不到的一切,没想到与你却只有短短这些日子。”我盖住他的嘴:“不许胡说,我还有许多梦想,你能给我的都要给我。”他苦笑:“齐良安说的对,朕已是西山日落,你却还如正午骄阳,你与朕得不到幸福的,所以……”原来这一切他都知道。那夜他躺在床上,在未起来,断断续续的咳血,只有我守在床边。寸步不离。此事并未有太多人知道,他在这里不要太医,只求与我多呆一些时刻,可风声终究会走漏。我记得雪珂最后一次看我的眼神,目中带着一丝玩笑:“我终究还是小看了你,阮氏女子本没有一个像你这般不谙世事。”我闭着眼看着雪珂咽下那杯鹤顶红,你若说出他如今的病情,这天下便要如十年前一般。他做那一切便毫无意义。月贵人从树后走,看着以死的雪珂:“尹雪珂也是尹氏女中的翘楚,可惜喜错良人。”我并未看她,只觉得性命太过牵强,尹雪珂的尸身将被送去龙佩轩那里,那男子会以如何一般的眼光看雪珂,从十三岁便视他如夫的女子。定佳九年十二月,大皇子龙佩轩造反,逼宫不成,被四皇子龙佩良所擒,下天牢,等待来年秋后问斩,龙佩良说:龙佩轩也算有情有义,葬下雪珂,写的竟是爱妻。这一切又有合用,雪珂与他终究天人相隔。定佳十年一月,册封龙佩良为太子,那日他与我说:“你的日后便是佩良,他给的了你幸福。”幸福,如今我只想要你的,不求与你相守,白头,只要你在多活一日便好。那夜他拉着我的手,摸着我的头道:“别哭,你若哭,朕离开也不会放心的。”我摸净眼泪,再去看他,他已然闭上眼睛,手却还紧紧的拉着我:“朕这一生错就错在与你不是一时人。”“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那夜他说:“丫头,在与我看一次雪吧。”等了几个时辰那雪终究还是没有来,他靠在我肩上,在没气息。国玺与我他都已交到龙佩良手上,龙佩良,你定早已知道,我与你,是他定的姻缘。他大殓之日,我独坐镜花阁,空旷的宫殿在没有你怜爱的目光。除了你,我与着宫内一切又有何关联……皇榜重赏,寻

友情链接

本站所有视频和图片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
若本站收录的节目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请发邮件至123456@test.cn (我们会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

Copyright © 2022 新午夜电影 icp123

电影

剧集

综艺

动漫

专题

明星